赛迪网 > 产业和信息化 > 国内动态 > 文章

倪光南解密国产软件替代风暴

发布时间:2014.09.01 13:35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北京青年报

倪光南在接受北青报记者专访时表示,“Win8操作系统不利于我国国家信息安全。”

“国产操作系统最重要的优势是安全,”倪光南院士说,“微软的操作系统也是不断从市场中收集反馈意见、修改完善,经过了一个长期的打补丁过程。国产操作系统也必然要经历这一过程,希望国内用户能够在应用中帮助他们提高。”

倪光南院士1999年开始推广以Linux为代表的国产开源软件,至今已有15年。8月28日,75岁高龄的倪光南院士在其倡导筹划下成立的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下文简称产业联盟)临时接待处—海淀区五道口附近的一栋居民楼里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

15年前离开联想投身Linux软件

国产操作系统替代建议去年得到批示

“国产操作系统对Windows系统的替代对于我国信息安全意义重大。“如果不使用我国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系统的后门钥匙始终掌握在别人手里,那么我国的信息安全就没有保障,客观上也为‘棱镜门’之类的监控计划留下了机会。”倪光南院士告诉北青报记者。

1999年,倪光南离开联想回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下文简称计算所)后,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推广以Linux为代表的开源软件中,主张要建立自主完整的软件产业体系,建议政府采购应倾向国产软件。如今,倪光南仍在为国产操作系统而奔走,15年间,他的努力从未停止。

去年倪光南和多名院士联合写信向中央建议,要用国产操作系统替代Windows,中央领导同志做了相关批示:要抓紧策划制定核心技术设备发展战略并明确时间表,加大创新力度,并在政策、资源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Win8操作系统不利于我国国家信息安全。”倪光南认为。早在2006年微软发布Vista版本时,专家评估确认其架构会使用户电脑被微软高度掌控,并向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其结果是“Vista”未列入政府采购目录。“同架构的Win8安全风险远超Vista,其不可控程度更高,当然更不应列入政府采购目录之中。”倪光南说。

构建统一应用商店

“产业联盟”将统一国产操作系统标准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去年四季度,倪光南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CETC)等产学研用多个单位共同协商,发起成立了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提议由CETC的熊群力总经理担任该联盟的理事长,倪光南担任该联盟技术专家委员会主任。

“时间不等人,为了启动快,我们没有申请国家资金扶持,主要是引入社会资金,目前正在筹集产业资金。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适当时机给予支持,以提升联盟的影响力。目前来看,民间资金比较积极。”倪光南院士说。

“这次吸取以往的经验,不是十几家企业各做各的版本,我们要统一操作系统的标准,构建以共用应用商店为核心的生态系统,管理上也可以做更好的安全审查,用户的信息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倪光南院士向北青报记者透露。

“经过多年发展,国产厂商基本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都有,只需要统一标准和接口规范,引入应用商店,可以很快地构建起国产操作系统的生态系统,而应用商店的建立便于对微软操作系统的替代。等国产桌面操作系统成功替代后,条件成熟将逐步推广到移动终端。

目前联盟正在大力推动在网银系统支持国产操作系统,以弥补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的一个明显弱点。

Linux与Windows技术已无优劣之分

国产桌面操作系统10月有望面世

“微软停止对XP系统的服务,中国政府又禁止采购‘Win8’,这对国产操作系统来说是很好的机遇,”倪光南院士说,“国产桌面操作系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逐步替换‘XP’的能力”。他甚至给出了具体时间表,10月份有望推出支持应用商店的桌面操作系统,将在一两年内完成对Windows XP的替代,三到五年内从桌面电脑扩展到移动端。

对于倪光南院士公开的这份时间表,外界纷纷表示质疑,1999年开始研发的Linux系统,十几年都未成功,怎么可能在一两年内完成对Windows XP的替代。

残酷的现实是,市场上虽然出现过诸如中标麒麟、中科红旗、中科方德、凝思、拓林思等国产操作系统,但是市场份额不尽如人意,发展也举步维艰。作为国产操作系统的代表,中科红旗更是由于资金链断裂,股东们今年2月宣布公司解散,员工劳动合同全部终止,公司进入清算程序。

“就技术而言,Linux操作系统与Windows操作系统本身相比并无优劣之分,”倪光南院士说,“例如,超图开发的GIS软件,在两个平台上都可以使用,在Linux操作系统上甚至跑得更快。两个平台诞生的时间差不多,都有20年以上历史了,在技术上都是成熟的。”

“按照苹果iOS和安卓的成功经验,一个系统如果能够站得住,一般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否则就没了。”倪光南院士强调,现在时间很紧张,一旦错过这个时机,今后Windows操作系统的垄断会越来越稳固。

“Win8”被禁Linux接得住吗

国产操作系统以前到底输在哪儿

既然技术上没问题,为什么Linux操作系统一直没有推广起来?倪光南称,国产操作系统过去不成功的主要原因还在于生态环境的问题,例如没有整合上下游产业链。

“比如office办公软件、浏览器、输入法、邮件客户端、媒体播放器等等,这是一条产业链,产业链不好,操作系统不好用。芯片和设备方面支持Linux操作系统的也比较少,比如打印机、照相机、投影仪等,很少有支持Linux的。此外,还有培训教育体系方面的差距。”

举个例子,在移动终端操作系统方面,安卓和苹果手机有上百万个应用,后进入的微软Windows Phone手机的应用有几十万,但很少有人用。“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生态系统有多么重要,这是鸡生蛋和蛋生鸡的关系,为什么以前那么多人给微软做开发,现在却给安卓和苹果手机开发新应用,就是因为安卓和苹果的用户多,能赚到钱,而应用越多,手机用户会觉得这个系统更好用,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到目前为止WP手机还没有进入良性循环,因为应用还不够多,用户少,开发者的积极性不高。”

“老牌的操作系统企业换一个领域还如此,更不用说没什么规模的国产操作系统,其实关键还是产业链不够全面和完善,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就是要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建立统一的应用商店,运用各方面资源把国产操作系统的应用支持搞好。”倪光南院士告诉北青报记者,“最终目标是要营造一个能够与谷歌、苹果、微软相抗衡的产业生态环境,这才是成功的关键。”

据介绍,产业联盟中的智能终端包括桌面电脑、平板、手机、可穿戴设备、车载电脑、智能家居等设备。这些产品的特点是通过终端设备,接受云服务。倪光南表示,如今苹果、谷歌和微软这三大系统基本垄断了操作系统领域,中国希望成为操作系统的全球“第四家”。

国产操作系统最大优势是安全

将从政府部门开始最后过渡到普通用户

“国产操作系统最重要的优势是安全。”倪光南院士说。此外其价格方面也具有明显优势,一个微软操作系统市场价格在2000多元,而Linux操作系统只收服务费,每年也就一二百元,用户负担小了。

“桌面操作系统每年可以带来几百亿的收入,如果国产Linux系统可以顺利替代,那么这些收入就会流入中国产业,用来发展壮大中国的软件和服务产业体系。”倪光南院士如此估算。

他透露,在用户群体方面,率先在政府部门推广,再到央企,条件成熟后逐渐过渡到普通用户。“用惯了Windows操作系统的消费者再用国产桌面系统首先感受到的肯定不是便宜,而是不方便。但如果开发者在用户体验改善上多下工夫,比如国外产品在汉字化方面总有一些问题,用起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我们在这方面有天然优势,多下工夫就有可能从微软手中夺回本地市场。”

倪光南呼吁,国产操作系统亟须政府机关、国有企业和广大消费者的大力支持,要给他们提供改进完善的机会。“微软的操作系统也是不断从市场中收集反馈意见、修改完善,经过了一个长期的打补丁过程。国产操作系统也必然要经历这一过程,希望国内用户能够在应用中帮助他们提高。”倪光南相信,随着用户对隐私权的重视,会逐渐接受国产操作系统。

往事新谈

和柳传志的恩怨已成小事

采访倪光南,很难绕开他和柳传志的恩怨,这段持续了20多年的纷争至今仍受关注。2000年初,一篇2万多字的文章《柳传志心中永远的痛》把倪光南写成了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但2004年岁末,经济学家左大培为倪光南“叫冤”,“联想股份制改革产生了一批亿万富翁、富婆,但作为对联想创业贡献仅次于柳传志的倪光南,为什么一分钱都没有分到。”

这段经历曾让倪光南陷入最艰难的境地,他曾回忆,“我最难的日子是1995-1999年期间,那时我没有工作,被悬空了,但还在联想,无法做别的事情。1999年,联想把我扫地出门,对我反而是种解脱,我获得了新生。”对于这段持续了20多年的恩怨,倪光南对北青报记者表示,“这完全是信息不对称,大家并不清楚真相是什么。但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相对于推广国产操作系统替代Windows,这些都是小事。”

倪光南当年从联想斗争中出局,外界有过很多讨论,有人说,柳传志与倪光南之争就是“贸工技”和“技工贸”策略之争。那么倪光南心中的联想应该是怎样的?对此,倪光南说:“目前来看发展很好的高科技企业,都是科技人员主导的。”倪光南坦陈,“华为很令人钦佩,在世界同类企业中比思科还强,可以说是通信设备领域最强大的公司,将来有希望成为世界高科技公司的龙头。”

倪光南平时最爱听交响乐,但最近因为忙于产业联盟的建立,已经很久没有听过音乐会。他最爱听的是德沃夏克《来自新大陆》的第二乐章,几年前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当年老师为这首曲配的词:“黄金的年华虚度过,才知道从前铸成大错。萧萧两鬓白徒唤奈何,瘦影已婆娑徒唤奈何?雄心壮志早消磨,斜阳景已不多。深悔蹉跎,深悔蹉跎。”

但这段词被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重新提起时,倪光南却说:“身处于变革的时代当中,我也不得不加快脚步,向年轻人学习,而且很享受这样的状态。”

记者手记

尽管艰难,我们也要坚持

作为一名记者,需要从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这个时代和时代中的人物。而倪光南院士是北青报记者一直想深入探索的人物,他大半辈子都在执著地追逐科技强国梦。

北青报记者与倪光南院士相识于2003年。“尽管艰难,我们也要坚持”,当时他为专门从事Linux操作系统研发和产业化的共创开源软件做专家顾问,向媒体耐心普及发展国产桌面操作系统的重要意义让人印象深刻,并就此和院士约定做一个“人物专访”,但因某些原因,这个约定一直被搁置。11年后,约定终成真。国产操作系统也迎来了一次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再见倪光南院士,他与11年前并无太大变化,仍旧是格子衬衫、黑边眼镜、花白的头发、儒雅的风度。不同的是,这次一见面,他说:“与当年相比,现在环境好太多了,国家大力支持,我们只要把产业链完善了,国产操作系统替代Windows系统,没太大问题。”

倪光南院士一刻不得闲,手机里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天天想着如何打通国产桌面系统的上下产业链,与产业界打成一片。由于总出差,今年75岁高龄的倪光南航空APP用得超溜。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他致力筹建的国产操作系统产业联盟日常费用还要自理。“您这么多年坚持图的是什么?”但这么沉重的话题在倪光南口中就是简单的两个字:“兴趣。”

1939年出生的倪光南说,他赶上了日本入侵中国的年代,懵懂的年纪就理解“强国”背后的真正含义,“国家富强起来才能不受人家欺负。而这在如今又有了全新的定义—从我专注的领域来说,只有国人使用国产操作系统,才能不受制于人,才能保障国家信息安全。”

本版文/本报记者 吴琳琳

摄影/本报记者 郁骁

人物简介

首批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倪光南,1939年生,浙江镇海人。现为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文信息学会第五、第六届理事长。

1961年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到中科院计算所工作,曾参与研制我国自行设计的第一台电子管计算机(119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展汉字处理和字符识别研究,首创在汉字输入中应用联想功能。

1984年底中科院计算所为转化科技成果,创办了计算所公司(联想集团前身),其出任总工,主持开发了联想式汉字系统,于198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计算所公司也于1989年11月改名为联想集团公司。此后担任公司董事兼总工,主持开发了联想系列微机,确立了公司的主营业务,于1992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1994年被遴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1999年,开始推广以Linux为代表的国产开源软件。

2013年,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CETC)等多个单位共同筹划,成立了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为被Windows系统压制多年的国产开源软件打造全产业链。

(责任编辑:YH)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打印][进入博客][进入论坛][推荐给朋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