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迪网 > 产业和信息化 > 滚动 > 文章

文化注入旅游地产 建筑与景观水乳交融(图)

发布时间:2013.05.13 10:55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中国文化报

巴厘岛竹屋酒店堪称景观与建筑自然结合的经典案例

  在现代旅游地产设计中,仅有优美的环境或别致的建筑都是不够的。如何处理建筑和景观之间的关系,不仅是研究的热点,也是项目设计实施过程中的难点。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休闲规划品牌之一,北京山合水易规划设计院(以下简称“山合水易”)自2005年创办以来,已有超过50个项目建成并投入运营,在处理建筑与景观的关系上有着丰富的经验。带着建筑与景观的关系这一问题,本报专访了山合水易规划设计院策划规划部副总监王毅。

  项目决定——景观重要还是建筑重要

  记者:以您多年来从事地产规划、设计的经验,您怎样看待景观设计与建筑设计的关系?

  王毅:建筑设计与景观设计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概念,单独提出任何一个都显得不全面。首先,建筑设计支撑的是整个规划项目的产业部分,景观设计起到了补充项目的休闲游憩功能的作用,两者虽然是分工合作,但是彼此互相依靠,不能分割。在同一个项目中,景观设计与建筑设计孰轻孰重,这很难说。因为项目不同,侧重也有所不同。

  山合水易做过的项目中,因为表达主题和项目类型的不同,建筑设计与景观设计各有侧重。有些项目需要在已有环境中去突出一座建筑,它是依托于景观的,这种建筑就需要从外观、立面形式、风格风貌等方面干预环境;而另外一些商业建筑,它存在的形式是先有建筑,后有景观。不同于在景区里做建筑有现成的生态环境,商业建筑的景观一般是不存在的,在这种建筑设计中,我们就要考虑如何将景观设计得与建筑相协调,道路、停车场等功能板块的景观规划,能否为建筑服务。举个例子,我参与设计的CCTV新总部大楼,其演播厅的观众出入口、工作人员出入口,运用景观设计把人流自然地分散,就是景观设计从属于建筑设计的典型案例。

  而在景区里的项目,则是先有环境后有建筑,比如在水边设计一座建筑,我就会考虑它的亲水性;如果做坡地建筑,就要考虑如何与山地、树林更好地搭配。山合水易广西上思县兰姆酒庄园的项目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这个项目地处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莽莽大山中,项目用地情况复杂——酒庄位于一条狭长的谷地上,面积本来就不大的用地上还有3条泄洪沟,并且泄洪沟的护坡地形非常陡,可利用场地十分有限。在规划时,我们根据地形,将该酒庄的三大功能区分别布置在主沟两侧相对平缓的场地上,减少土方量(工程用语,指施工所需运土的工程量),生产与休闲两大分区通过景观吊桥连通。在建筑材料的选择上,我们选用当地出产的片岩材料做建筑外立面,与当地的谷地景观相呼应。

  文化注入——改变建筑和景观的关系

  记者:以项目为例,具体来说,究竟该如何协调景观设计与建筑设计之间的关系,判断孰轻孰重呢?

  王毅:贵州梵净山被誉为“翘首世界的生态王国”和“中国第五大佛教名山”。山合水易在接触梵净山项目的伊始,就提出了依托出众山水宗教资源构建“大梵净山旅游区”,打造国际佛教名山与生态养生度假目的地的理念,形成“山上观光,山下休闲,山上听禅悟性,山下康体养生”的总体开发模式。

  在梵净山黑湾河旅游服务区这一项目中,我们利用了当地的傩文化,在设计建筑时,突出其文化功能,比如设计傩文化的图腾柱、改良当地坡顶屋室内狭小的现状,加大梁柱跨度,以容纳更多游客。通过傩文化的注入、休闲化的提升将黑湾河旅游服务区项目打造为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聚落,原生态风情体验小镇”的高度。从开发的角度来说,该项目不仅承担了旅游综合服务集散的功能,同时也承担了推动梵净山产品延伸与休闲升级的重任。

  而在我们之前策划的江苏武进现代农业乐园项目中,则更为注重景观设计。这是一个休闲农庄项目,如何吸引游客来此参观体验,是景观设计的目标。这个项目位于常州市武进区湖塘镇,规划约66.7公顷,我们首先分析了它的优势: 一是毗邻高速公路枢纽、城市干道、沿江高速,交通便利,衔接顺畅,可进入性较好,旅游区位优势明显;二是规划范围内自然生态资源良好,有大片农业用地,鱼塘众多,现主要种植水稻、蔬菜和渔业养殖;三是项目所在地农耕历史久远,遗留下来众多的农耕民俗文化、南田文化(艰苦创业),为项目开发农业乐园提供了入手点。此外,2.8公里的采菱港河堤资源得天独厚,可以作为重点规划项目。项目内龙安园林、常州牡丹园、天水渔业等现代农业示范项目,也为项目奠定了一定的农业科技资源基础。

  所以,我们提出了一个总体定位,即以“寓农于乐”为基本原则,以农业为基点,以现有产业提升、整体景观优化、乡村改造为方向,以“乡土、乡情、乡趣”为开发手段,将农业、农事活动转化为休闲农业体验与游乐互动;以“童趣、农趣、渔趣”为主题内容,针对不同人群,多角度阐释农业乐园的内涵。从这个总体定位不难看出,这一项目中,景观设计十分重要。

  融入自然——建筑和景观结合的理想状态

  记者:有些游客在游览某些休闲旅游项目时,觉得旅游时间总是不长,几个小时就能逛完,您在设计时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王毅:以武进现代农业乐园为例,休闲农业项目在我国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项目产品设计较为简单,以农家乐体验为主。目前,全国范围内的农家乐遍地开花,规模不一,发展状况不尽相同。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农家乐已经不能满足人们休闲度假的需求,但近些年来,休闲农业旅游项目经过科学规划,已经逐渐走出了旅游深度不够的困境。例如,在现代农业乐园整个项目中,我们会设计数十个甚至上百个旅游节点,设计出最佳的旅游线路,使游客来了就能玩,可以玩两天甚至是更长时间。

  常州这个项目中,我们设计了一个比较大的节点“王帮头”,它本身是一个自然村,我们把它改造成了一个旅游综合体,不但设计了商业街、旅店等基础设施,还增加了生态观光、垂钓等拓展项目,这样游客的停留时间就可达到一天以上。如果是度假养生,可以停留更长时间。

  记者:景观设计与建筑设计之间,将会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呢?

  王毅:我认为依托自然、不破坏环境,而是被自然所干预的设计将越来越受欢迎。例如,巴厘岛的竹屋酒店,利用当地生产的竹子作为建筑材料、沙滩从外界延伸到室内、游泳池水源来自山上的山泉水、游泳池的排水直接通向度假村植被的灌溉系统……这样天人合一、融入自然的设计是景观设计与建筑设计结合得非常好的一个例子,是一个理想状态。

  我们在设计项目时,比如有些农庄休闲项目,也在追求达到“配套城市、服务市民、自我造血、富民富村”的目标。在尽可能小的土地调整、拆迁与新建的前提下,统一规划、统一实施、统一管理,通过对农业、农事活动的休闲娱乐化转换,把对自然的破坏、改造降低到最小,使人与自然在遵循自然规律的前提下,协调发展。

(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打印][进入博客][进入论坛][推荐给朋友]

更多>>